返回 226.定案朝局变兰相暗制衡  江山业 首页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226.定案朝局变兰相暗制衡[1/3页]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博看小说网]https://m.bkxs.net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明鉴?那柳爱卿可有相关人证与物证以证明这份卷宗内容有所作假?”听得萧锦棠的冷声质问,柳言萧只觉心焦如焚。他对此变故始料未及,一时之间竟是百口莫辩。他作为听风执令使,自是知晓大理寺少卿联合兰卿睿密谋翻案一事,可此事尚未来得及上报萧锦棠便被人先将一军。而对他发难的却并不是兰党之人,而是与这权斗之争毫无相关的人。思至此处,下意识瞥向身旁的杨廷玉,心中满是不解,虽说大理寺的官员素来与听风小筑不合,但那也是几朝几代前的事儿了。他怎么也想不明白,自己究竟做了什么,竟会被杨廷玉如此设计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柳大人办案疏忽,后由微臣等人复审时,才发觉有异。好在杨监正查案仔细,才不至于冤枉旁人,铸成大错令朝廷颜面有失。”李嘉易亦是被杨廷玉突如其来的弄的措手不及,但若不顺着杨廷玉的话将柳言萧搬出去做自己的替死鬼,那渎职疏守的就是他自己了。既然杨廷玉敢去柳言萧,那他若敢反咬自己便是犯了欺君之罪,只要能堵住柳言萧的口,那这军粮贪污一案便是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柳言萧听得李嘉易将所有事儿都往自己身上推,心下更是气结。他终是忍耐不住,正欲怒斥其渎职瞒上时却听得定国大长公主肃声开口“这案卷所载事无巨细,杨监正亦是有心了。陛下,这案宗之上载明物证人证俱在,犯人业已尽数画押收监,想来今日朝会后便可令三司会审结案给天下一个交代了。”一只带着鎏金护甲的手伸出那挡住凤座的翠幕珠帘,福禄见状立刻心领神会,又忙将那卷案宗接过再奉至沈言夏跟前。

    “承谢陛下、大长公主殿恤,然查明事实是微臣分内之责,委实不敢居劳。微臣不才,只望能尽绵力为国效力,为陛下分忧。”杨廷玉听得定国大长公主之言忙再度叩首谢恩,柳言萧恨的牙根直痒,心中怒道此人恬不知耻信口雌黄。但纵使心下恼怒,可柳言萧却因定国大长公主之言忍住了当场杨廷玉的冲动。

    若说萧锦棠动了弃卒之念他还能信上几分,毕竟萧锦棠心性烈绝,他若是想成事,别说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代价,便是同归于尽也做得出。然定国大长公主却是真正纵横朝堂几十载的当权者,萧锦棠的烈性虽令人心惧,在她眼里不过是一腔孤勇可嘉罢了。像是军粮贪污此等重案,定国大长公主决计不会听信一面之词便将之下放定案。如今她这般匆匆定案,究竟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思至此处,柳言萧心下更是寒凉一片。他恍然发觉,原来自己这个皇帝的耳目竟是对皇帝心思一窍不知。萧锦棠不是灵帝,他虽稚嫩,但君心深掩,早已不是旁人可揣测的了。

    “好,杨监正此话此行委实当得起百官楷模四字。”就在柳言萧心中思绪不休时,定国大长公主却是在听得杨廷玉如例的冠冕谢言后轻声一笑。她端起身旁小案旁的茶盏微微呷了半口,言笑之间话锋猛然一转“只是这军粮贪污一案虽结,但此案涉案官员却应严惩以儆效尤。身为我大周之臣,不思为君分忧为民谋福,只为一己私欲中饱私囊,若不严惩,何以对天下百姓?!”

    兰卿睿指尖颤抖,近乎快握不住手中芴板。他如今不仅猜不透这军粮贪污一案的事态走向,更猜不透今日之后朝局势力走向。萧锦棠回来的突然,但在说出亲审军粮贪污一案是他亦以为自己猜到几分君心欲何——大抵是李嘉易企图以伪证翻案为柳言萧所发现,以此惊动了萧锦棠想抓个现行折了自己羽翼。可萧锦棠若要以柳言萧为证,那便正中了自己的酷吏之说,届时只要李嘉易只要坚持复审之词,那听风小筑必然会引得民心之乱。

    就算折了陈思和,对于帝党来说亦会落得个伤人自伤,在加之官员轮替,故而萧锦棠这来势汹汹的雷霆手段却并不能真正动摇兰氏根基。

    可这一切都被杨廷玉的一纸奏折打乱了。任谁又能料到,一向避争保身的杨氏会成为这场博弈中最大的变数呢?而依着杨明正那目不容尘的秉性,就算他要卷入党争也应是命自己儿子去李嘉易,怎地会突然起柳言萧来了?若说是杨明正看不惯柳言萧的严刑手段欲加,但这理由却牵强的连兰卿睿自己都不信。他此时已无心再思如何保下陈思和,目前敌友未知的杨氏父子更令他感到棘手。

226.定案朝局变兰相暗制衡[1/3页]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