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汉乡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六十七章刘陵的骄傲 (第三章)

    第六十七章刘陵的骄傲

    刘陵吃蛋糕的样子很好看,皇家的教养不是白给的,只是,她一边吃蛋糕一边不断地看云琅,而且还时不时的放下蛋糕在云琅的身上嗅嗅。

    “蛋糕很好吃,真的很好吃,尤其是对于女子来说,很难抗拒这种诱惑。

    这东西我就不学了,给匈奴人吃会糟蹋了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从这一点来看,刘陵的自制能力不是一般的强。

    “你想学我也不教,好东西还是留在自家比较好。”云琅继续用用手摩擦面颊,希望猪头的样子早点离自己远去。

    刘陵笑道:“真正的女人看男人从不看皮囊,只有那些傻乎乎的女子才会以貌取人。

    好男儿自然精彩,自然能令女子心神俱醉,谁还有功夫去看他的容貌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就是那种不需要容貌就能征服女子的人?”云琅有些兴奋,毕竟刘陵阅人千万,对男人应该有很深的研究。

    刘陵苦笑道:“我很想说你是那种男子,可惜,你不是,还是好好的保护你这张漂亮的脸蛋,迷惑一些无知女子应该是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信巫蛊之术吗?”云琅忽然想起了什么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信!”刘陵回答的非常干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皇帝都信!”

    “刘彻坐在那个位置上整天疑神疑鬼的,任何对他不利的事情都会被百官跟他放大一万倍来看,冥冥中有很多事情无法解释,所以他不得不信。

    至于我为什么不信,你想知道原因吗?”

    云琅见刘陵的笑容诡异,连忙摇头道:“不想听!一定不会是什么好故事!”

    刘陵把最后一块蛋糕放进嘴里,还吸吮一下手指,满意的拍拍肚子,然后笑道:“我五岁的时候就知道巫蛊之术,结果呢,就找了我的侍女来做实验,我每日里都在写有侍女生辰八字以及名字的人偶上扎针,结果,那个侍女好端端的,一点事情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后来我长大了,就继续做这种实验,毕竟,如果成功,这是一种最简单的杀人术。

    我试验过不下十次,有六次还是找来最高明的术士施法,结果,是个被诅咒的对象就死掉了一个,后来根据我的查验,那个死掉的家伙还是被术士活活毒死的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我就再也不信什么巫蛊之术,谁在我面前提起,就会被我杀掉,因为我知道,不论是谁,只要在我面前提起巫蛊之术,就是想要骗我。”

    云琅笑道:‘我不信皇帝没有试验过!”

    刘陵笑道:“我也不信!皇帝用巫蛊之术的理由杀人吗,是在诛心,诛杀的是看客的心。

    毕竟对皇族心怀怨愤这一个理由就足以诛他九族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这种不好的事情了,你告诉我,你看这个宋乔如何?”云琅满怀期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倾城倾国的相貌,没有让人血脉贲张的身材,没有天生内媚,也没有一见面就让人亲近的气质。

    我脱光了你的心跳都没有加快,还能字正腔圆的跟我说话,今天看到了那个女子居然失魂落魄的像个傻子。”

    听了刘陵的回答,云琅就知道自己问错人了,问一个女人另外一个女人好不好,很难获得一个中肯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讲道理好不,我总要娶个老婆的,如果不自己找,长平就会给我做主弄猪马牛羊四大家族的女子给我当老婆。

    到时候会更加凄惨。”

    刘陵冷笑道:“娶贵女才不会凄惨呢,只要你有利用的价值,她就会超乎你想象的安排好你期望的日子,且温顺的如同一只绵羊,长平就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知道不,当你喜欢美女,只要你愿意,你晚上睡觉的时候,就会有一个脱光的美女出现在你的床上。

    如果你喜欢钱财,天下的财货会任你取用。

    当然,获得这些的前提是你有用处,如果有一天你没用处了,她们对你就会弃之敝履,杀掉你也不算什么过分的事情。

    以你层出不穷的本事,娶了贵女应该能快活的过完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云琅咬着牙道:“不说这事了,你的想法总是跟我起冲突,说说你去匈奴的打算吧,你真的准备嫁给军臣单于?一辈子伺候一个肮脏的老家伙?”

    刘陵捋着垂在胸前的长发笑道:“如果军臣单于老迈昏聩,我一定会尽心竭虑的伺候好他,让他延年益寿,如果他很精明,就一定要尽快弄死他,继续寻找下一个昏聩的继承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刘陵笑道:“能有多复杂呢?老迈昏聩我才能使用他的权力,如果精明,对我来说就太危险了,你不会以为,我去了就是为了当单于的一个阏氏吧?”

    “太危险了!”云琅砸吧一下嘴巴道。

    “能有多危险呢?我今年已经二十有三,青春年少的日子已经过去了,想要依靠美色娱人,已经快没有本钱了。

    你害怕长平给你找猪马牛羊四家的贵女,我难道就不害怕被我父王当做礼物送给某一个人吗?

    既然我注定不能得到夫君的喜爱,还不如用这具快要失去颜色的身体拼一下,万一成功了呢?”

    云琅神色黯然,历史上的刘陵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妖女,云琅见到刘陵之后,发现司马迁没有胡说八道,刘陵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只是,云琅发现自己好像对刘陵没办法鄙视起来,甚至还有那么一丝丝的钦佩之意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一只在努力的向目标前进的女子,为了实现目标,她不惜付出所有,包括生命!

    所以说,她是一个纯粹的人,比大汉国的大部分人都要纯粹的多。

    “我以后不再说这样的话了。”云琅的声音有些沙哑。

    刘陵笑道:“除非你肯娶我,否则别的废话就不要说,嫁给你,我至少不会受罪,能平安的过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云琅摇头道:“换一个!我没办法用自己的幸福来成全你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刘陵笑道:“别的我也不要,即便是你肯娶我,那也必须是你真正的喜欢我才成。

    如果出于怜悯,我刘陵还不稀罕,宁愿去匈奴闯荡一番,看看天下到底有多大!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匈奴使节跟卫青一起回到了长安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三天后就会去长安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天后,你做一顿大餐,算是考校你的手艺,另外,我请你喝酒,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刘陵摇头道:“后天晚上吧,我想清醒的去长安,不能醉醺醺的去,三天后,我就要准备作战了。”

    刘陵的蛋糕早就吃完了,云琅的茶水也早就喝完了,该说的话也说完了,两人对坐在高台上,只有晚风呜咽……

    早上起来的时候,云琅发现身上的淤青变淡了好多,肿大的身体也在慢慢的消肿,至少五官已经归位,肥厚的嘴唇已经不再外翻,看起来正常了好多。

    晚上吃的太油腻,早晨的时候就只能吃点小米粥配盐菜,云家的菜圃被冰雹毁掉了,云琅想吃一点爽口的青菜,只能等待菜圃里重新种下的种子发芽成长才行。

    小米粥不能太稠,自然也不能过稀,太稠的话就成了小米饭,太稀了又找不到小米划过喉咙的爽滑感,只有梁翁的老婆才能把握云琅的口味,能把小米粥煮的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云琅即便是睡不好也看不出来,反正他现在依旧是鼻青脸肿的,宋乔没有睡好,就会被别人一眼看穿。

    “师兄,小妹问你,人的血真的分甲乙丙丁四种样子吗?”

    云琅点点头道:“实际上说只有四种是不确切的,只能说这四种最常见,之所以没有被发现,很可能是我们漏掉了,随着医家不断发展,总有一天会整理齐全的。”

    (《唐砖》电视剧开机拍摄的视频以及李二,长孙,云烨,等人的定妆照已经发布,请移步孑与不2公众号,回复定妆照或者开机视频,即可获得拍摄视频与演员定妆照)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 m.bkxs.net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