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妻在上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
363章 贺家完了

    郑衡听了,摇摇头说道:“就算贺应棠是没法反翻身,他也肯定不愿意牵扯出叶家,无须在这个事情上花费经历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是有这么多事情指向了贺家,但贺应棠必定觉得贺家败得不明不白,定然不会甘心,是会想着有人为贺家讨回公道、洗脱罪名呢。

    事情如此严重了,一般人抗不下这事,但贺家的盟友叶家还有这样的希望。

    她曾想过从贺应棠、贺德妃的口中,来将叶家拖下水,但是认真考虑过后,却觉得此计不可行。

    贺家和叶家是联系密切的盟友,这个事情,她能想到了,作为当事人的叶献必定能想到,或许已经有防范了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贺应棠自己也能想到。

    贺应棠既从小卒爬到这个位置,手段心性眼界每一样都不缺,现在他之所以会中局,乃是因为失了先机。

    这个先机,被她抢去了,因为她曾是郑太后,还死而又生。

    贺应棠怎么会不清楚贺家目前的局面呢?他清楚就算自己将叶家供出来了,都无法改变贺家的死局了。

    一个聪明人,怎么会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?或许什么都不能说,能卖叶家一个人情,还能惠泽贺家子嗣呢。

    所以,贺应棠那里,不用费什么心思。

    这一局能够成功将贺应棠扳倒,那就足够了,无须横生枝节。

    正如郑衡所料,京畿卫出了这么多事情,贺应棠完了,贺家完了。

    无论贺应棠在至佑帝面前如何辩解伸冤,都没什么用了。

    至佑帝一点儿都不再相信他,也压根不给他回京畿卫查清真相的机会,而是直接将他下了刑部大牢,并且令兵部尚书郭邕前去审问,以便找到其余消失的士兵。

    京畿卫副将郭英畏罪自尽,贺应棠其他的心腹亲信,不是不清楚埋骨地便是否认伸冤,这一切都让至佑帝至佑帝深感不满。

    帝王希望郭邕能够撬开贺应棠的嘴,找到其他那些消失的士兵。

    郭邕很快就去了刑部大佬,对守在大牢的狱卒吩咐道:“你们都退下吧,本官单独审问贺将军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狱卒都迅速退了出去。——兵部尚书大人主审贺将军,他们都已经接到旨意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这座牢狱里就剩下郭邕和贺应棠两个人了。

    贺应棠没有被镣铐锁着,他毕竟是京畿卫大将军,就是现在被下狱了,刑部狱卒也不敢折辱他。

    他手脚运动自如,目光充满了愤恨不甘,却并没有任何挣扎反抗。

    他心知肚明,若是他反抗逃出了刑部大牢,情况会更加严重;若是他乖乖地呆在刑部大牢,配合刑部的审问,或许贺家子嗣还有活路。

    只是,他都已经在大牢里面了,其余的贺家人能好到哪里去呀?

    子嗣被夺职充军、女眷被流放,这是必然的了。

    贺应棠缩在牢房角落里,目光愤恨之余,还有种说不出的茫然。

    是啊,茫然。

    从他离开京畿卫到被关押在牢房中,也就是短短几天的事情,事情太突然、进展太快,在他还什么都来不及想的时候,就已经成为定局了,他无任何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这一切,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?

    太液池刺客、左翊卫搜索,随后京畿卫暴动、许多士兵消失,最后在万人坑发现了那些了尸体,这些事情衔接得太紧密,几乎没有停留的间隙,若说其中没有人在背后对推动,他是怎么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但是这背后的人是谁呢?贺家在什么时候得罪这么厉害的人物?

    贺应棠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看到郭邕来了,他扯了扯嘴角,将那些话语重复了无数次:“郭大人,本将没有做那些事情,那些消失的京畿卫士兵必定藏在某处,本将没有杀这些人。”

    郭邕笑了笑,赞同地点点头说道:“本官当然相信将军。将军是个聪明人,当然不会做这样的蠢事。只是皇命难为,本官还是要来问问将军。”

    郭邕这话没假,他是真的相信贺应棠,除非贺应棠是疯了,才会杀这么多士兵。

    只是,京畿卫和左翊卫都现在都没有找到其余的士兵,他同样不相信这些士兵能躲过追查,能这么隐秘地藏起来。

    他更相信,这些士兵是被人杀了,不是贺应棠杀的,而是被另外的人,目的就是为了至贺应棠于死地。

    只是,他和贺家并无多大联系,他也犯不着为了贺应棠触怒皇上,便什么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当然,他此番来到刑部大牢,也不是真的前来审问贺应棠,而是另有事情。

    他从手中拿出了一封书信,递给贺应棠:“将军,本官此来,是受人所托,将一封书信交给将军,请将军看罢了,就交还本官吧。”

    贺应棠狐疑地看了他一眼:有谁能使动得了兵部尚书?还是在这个时候?

    他想了想,还是接过了书信,打开后一看,脸色微微变了。

    随即,他合上了书信,面无表情地看郭邕,问道:“郭大人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郭邕脸色不变,回道:“将军,叶大人托本官告诉您,事已经至此,贺家回天乏术,还请将军顾念家人子嗣。他唯一可以为将军做的,便是照拂将军家人,将来为贺家讨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贺应棠闻言,用力握紧了书信,手背上青筋都露出来,书信都快被抓迫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冷冷地说道:“这么说,在背后对付贺家的人,就是裴家?”

    在这封书信上,叶献详细说出了其对贺家这些事情的猜测,分析这个手笔与先前对付叶家手笔的种种相同之处:

    同样动用了庞大的人手、同样严丝合缝、同样是从细微之处发生、同样时间极短让人措手不及……

    最后归结出对付贺家和对付叶家的,当是同一拨人。

    早前叶献就猜测当时针对叶家的,是河东裴家,唯有贺家有这样的本事,他还说出了贺家之所以会遭殃的原因,那就是裴光和陶元庆乃至交好友!

    陶元庆不忿贺应棠杀了他那么多心腹亲信,才会联合裴光做下了这个手笔!

    这样的理由,贺应棠此前还没有想到,他压根就想不到裴家的身上,但是叶献所说的也不无道理……

    他当然清楚叶献送来这封书信的主要原因,就是让他慎言,不要把叶家牵扯进来,所以还许诺了照拂贺家人的条件。

    他将书信交回郭邕,这样说道:“郭大人,劳烦你回去和叶大人说一句,就说他的意思,本将明白了。本将不会乱说话,但还请叶大人仔细查探清楚,贺家这个事情是不是真与裴家有关,本将等着!”

    虽然他现在是被囚禁了,但是总要知道仇人是谁!

    如果在背后对付贺家的人,真的是河东裴,他就是死了,也绝对不会放过这些人!

    他还有那么多心腹部下、贺家还有子嗣,报仇……十年不晚!

    此时,身陷刑部大牢的贺应棠还不知道,左翊卫士兵已经围困了贺家,即将对贺家问罪了!

    贺德瞪大眼睛看着那些冲进来的左翊卫士兵,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 m.bkxs.net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