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妻在上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
359 章 已临悬崖

    贺德突然来到贺家、又很快离开,而且贺氏随即昏厥过去,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就连僻远的长见院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很快,郑衡便知道贺德在承上院说了什么话。——当时贺氏太过震惊,并没有立刻屏退下人,是以有不少奴仆或多或少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原来,贺德竟然不是贺应棠和冯氏所出,而是……郑旻和贺氏的女儿!

    郑衡死而又生,已没有多少事情可以让她惊诧的,但贺德有这样曲折离奇的身世,便是这其中一则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先前有些怪异的事情,倒有了合适的解释。

    她就说,冯氏怎么会这样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、怎么会舍得送进宫中固宠,还会有退进太液池的苦肉计。

    原来,这都是因为贺德并非冯氏所出。

    也是,旁人的女儿,哪里有什么不舍得?像冯氏这样的做法,指不定会对贺德如何怨恨呢。

    原来,贺德竟然她同父异母的妹妹?——唔,她的姐妹们……坟头草都有三尺高了吧?

    便是知道了贺德的身世,她也不会有什么感觉便是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从承上院的动静看来,不论是贺德还是贺氏,显然都对这个事情深感意外。

    想必是太液池这件事,令得贺德的身世扬了出来。看来,贺家现在的确很不平静啊。

    不平静就对了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郑衡唤来了盈知,淡淡吩咐了几句:“盈知,可以给裴家暗探送消息了,京畿卫的事情,可以进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贺应棠因为太液池事、贺德身世事,想必现在焦头烂额,无暇顾及京畿卫的事情,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在贺德哭喊着跑开之后,贺应棠忍不住责怪地着冯氏,冷声说道:“现在府中已经这么乱了,你满意了?”

    说罢,他便懒得再理会冯氏,随即拂袖离开了。

    贺德的身世还是内宅事,现在对贺家来书,最关键的还是很那个太液池刺客的事情,现在他必须见到皇上、向皇上辩解才是。

    他心焦如焚,再一次往紫宸殿递了请求。当然,他的请求依然是石沉大海,至佑帝根本就没有理会他。

    贺应棠没有办法,只得去找了叶献,请求叶献在皇上面前代为美言,以便帮贺家度过目前的危机。

    叶献虽然见了贺应棠,却摇摇头说道:“贺将军,此事着实难办。太液池的旁的事情,就算本官在皇上面前求情,也没有用了。当时的情况,很明显是有预谋的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贺应棠的时候,叶献的神色并不好。事实上,他心中此刻也极为不满,他真的不明白德妃为何会一而再、再而三地作死。

    现在难得有江南道动乱牵扯了皇上的精力,皇上一时半会没有注意到永庆宫,她消停了不是很好吗?为何还闹出太液池的动静来?

    那个刺客最后消失在京畿卫附近,他真的无能为力了……

    况且,叶献觉得叶家才堪堪度过危机,现在都还没来得及修养身息,万不愿意为了贺家冒险。

    听到叶献的搪塞,贺应棠也没说什么哀求的话语,只平静说道:“叶大人,贺家和叶家乃一条绳上的蚂蚱。这些年来,叶大人所做的事情,本将都清楚记得呢。不说光和大街暴动和胜雪盐场这些事了,当初永安寺的事情,大人还记得吧?若是皇上知道了叶大人力主对北齐出兵是别有因由,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叶献倏地看向贺应棠,眼中寒芒有如实形一般刺向贺应棠,恨不得将其剐了去。

    威胁,赤裸裸的威胁,贺应棠就是在威胁叶家!

    但是这样的威胁,叶献不得不接下来,现在的叶家元气大伤,实在承受不起这些事情了。

    他差点忘了,他过去和德妃、贺家有太多的联系,贺应棠知道不少叶家的事情,当然也会有证据。

    贺应棠是个狠人,当年在宁家手下隐忍蛰伏了那么多年,是个能豁得出去的人。

    现在贺家同样面临着灭顶危机,但贺家没有足够的好运,再没有另外一场动乱可以帮助贺家了。一旦贺应棠本着鱼死网破之心,要拉着叶家一起死……

    叶献的神色缓了缓,声音变得柔和了:“贺将军,稍安勿躁,本官也不愿意见到贺家出事,本官定会在皇上面前为贺家辩解的。这样吧,你且写一封自辩书,本宫想办法将它送到御前,或许皇上会传召你。”

    皇上不传召贺应棠,贺应棠总不能闯进宫中。

    想了想,叶献这样说道:“贺将军,那个刺客最后消失在京畿卫附近,本官以为,你还是尽快返回京畿卫坐镇,以免有变。”

    若是京畿卫没出什么事尚好,若是京畿卫在这个当口出事的话,那么贺应棠就更麻烦了……

    贺应棠也知道叶献所说的不无道理,当即说道:“既然如此,就麻烦叶大人了。本将会尽快将自辩书交给大人,尽量早点回到京畿卫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深深看了叶献一眼,说道:“叶大人,本将等待您的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交了自辩书之后,他当然要等待皇上的传召,京畿卫有他的副将郭英在,一时半会出不了事情。

    很快,贺应棠便写好了自辩书,陈言自己妹妹是糊涂了,那都是因为对皇上爱切之故,辩解贺家对太液池的刺杀毫不知情,请皇上明察,云云。

    可是,他刚将自辩书送去叶家不久,贺家的管家便神色惊慌地禀道:“将军,府外……府外都在传……都在传二姑娘不是贺家人,说……说二姑酿是郑家人!”

    管家当然知道这个不是传言,但是这么隐秘的事情……怎么会传出去的呢?还是在半天之间就传遍了京兆官员人家,这肯定是有人在极力散播,是谁在对付贺家啊?

    贺应棠脸色也变了,心几乎都要跳出来了。丑闻……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丑闻,全都是冲着贺家而来的!

    这样的丑闻,在寻常情况下,他当然可以极力否认,当然可以斥为无稽之谈。但是在目前的情况下,在贺家疑似策划了刺杀案的情况下,这个丑闻就会成为攻击!

    果不其然,第二天,御史台的官员便弹劾贺应棠治家不严、家风不正了,尚未等贺应棠有任何自辩,京畿卫便出事了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 m.bkxs.net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