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妻在上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
358章 我不接受

    贺德大哭着跑出了贺家,觉得自己整个人生都坍塌了。

    这两日发生的事情,远远超出了她所能承受的范围,特别是她的真正身世,她怎么都无法接受!

    她不是贺家的女儿,她是……她是郑家的女儿?

    贺德觉得头痛欲裂,心中又悲又痛,就这么浑浑噩噩地冲着了贺家,脑中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待她回过神来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站在了郑家门外。

    此时,郑家门房已经见到了她,对这个夫人最喜欢的侄姑娘,门房不敢有任何怠慢,急急迎了了上来,恭敬地说道:“侄姑娘,您是来找夫人的吗?快请进,快请进。”

    虽然门房没有接到夫人的通知,但是像侄姑娘这样的人,根本就无须递帖子。

    只是,侄姑娘两眼通红,看起来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听到门房的问话,贺德下意识点点头,随后猛然想起自己在什么地方,又快速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门房被她这个样子弄糊涂了:侄姑娘是什么意思?到底是要进去呢?还是不要进去了呢?

    贺德也意识到自己举止不妥了,她深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没错,我是要去见姑母,你且去通报吧。”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来到了郑家门前,但是既然已经来了,那么她就要进去了。

    她要去见姑母,问一问她的身世,是不是……真的就是她所听到的那样。

    贺氏听到贺德到访的好时候,心中觉得有些奇怪,但还是立刻吩咐道:“快,快请侄姑娘进来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,她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德儿了,正想念着呢,德儿就来了。

    贺氏还不知道宫中太液池的事情,也不知道贺家正面临着巨大的危机,更不知道贺德遭遇了晴天霹雳。

    在见到贺德消瘦浑噩的样子后,她大吃一惊,眼神立刻带上了心疼,关切地问道:“德儿,你怎么了?怎么会这样?发生了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贺德闻言,便抬头看向她,正好碰上她的眼神,不觉一愣。

    关切心疼的眼神,温柔无比的话语……姑母一直对她很好,她一直很喜欢姑母,总觉得自己和姑母无比亲近。

    她以往总觉得,许是自己母亲远在关外卫的缘故,所以她对同在京兆的姑母才会感到无比亲近。

    原来,并不是这样,而是因为天然的血缘羁绊。

    这个,才是实情,这样的实情,她无法接受,怎么都无法接受!

    她心里一片凌乱,神色却冷了下来,硬邦邦地对贺氏说道:“姑母,父亲和母亲说,我并非是他们所出。我的亲生母亲,乃是姑母,对吗?”

    冯氏原本捧着茶杯,听了这话,手都颤抖起来,连茶杯都捧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哐当”一声,茶杯摔在地上,滚烫的热水溅在了贺氏的脚上,她却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事实上,她整个人都僵硬了,惊愕地看着贺德,喉咙像被扼住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德儿……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贺氏脸色惊变,脸上血色褪得干干净净

    德儿怎么会说这样的话语?怎么会?兄长和嫂子竟然说了这些话?

    兄长明明答应过她的,永远不会将真相说出来的,嫂子怎么会知道了?

    不,现在最糟糕的,便是连德儿也知道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将贺氏慌乱无措的神情尽收眼底,不知为何,贺德竟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“哈哈”大笑出声,边笑着,边留下了眼泪,神容痴狂,就像魔怔了似的。

    贺氏站了起来,小心翼翼地朝贺德伸出手,想触碰着贺德,贺德却一下子闪开了。

    贺氏顿时露出了受伤的眼神,她讷讷地唤道:“德儿……”

    她实在太过震惊了,万万没有想到贺德突然说这些事情,根本就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贺德仍旧盯着她,那一双和贺氏极为相像的眉眼,带着深深的怨怼,随即冷声说道:“你真是我的娘亲?为什么?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?为什么我会在贺家长大?为什么,为什么她是母亲,而不是姑母?

    一个个为什么从她嘴里说出来,逼问着贺氏。她每说一个为什么,贺氏的神色便变一分,到最后是已经泪水滂沱,满脸痛苦了。

    “德儿,是我对不起你……当年我和世子都很年轻,是母亲不懂事,生下了你。可是……可我……你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,我对你一直十分疼爱,这些你都感受得到的,对吗?原谅我……原谅我……”

    贺氏语无伦次,连自己在说什么都不知道了,只恨不得将当年的事情全部说出来。

    时常见着自己的女儿,却不能相认,她心中,也有说不出的苦啊!

    当年她不喜欢关外卫的苦寒,跟随述职的兄长来到了京兆。京兆实在太繁华了,不知胜关外卫多少倍,她一心想留在京兆,仰慕英俊温柔的永宁侯世子郑旻。

    正巧,郑旻对她也有意,一来二去,两个人便好上了。

    但是,当时郑旻已经娶妻,他的妻子乃是北州宁家的人,她的兄长又是宁家的属下,这样的神情,她哪里敢张扬?

    她根本就不敢让任何人知道她与郑旻的事情,谁知她竟然有了身孕,便遮遮掩掩着生下了女儿,就这样一直在贺家待着,成为了嫁不出的大姑娘,一直等着郑旻。

    幸好老天开眼,北州宁家败落,与此同时,她再次怀上了郑旻的孩儿,还是一对双胞胎,而郑旻的妻子宁氏暴毙身亡了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情况下,她才能以高龄的年纪嫁入郑家,成为了郑旻的妻子。

    德儿是她的骨肉,可是她嫁给郑旻才数年,哪里能认回德儿呢?她心中也苦,可是真的没有办法!

    德儿,是能懂得这些的吧?

    惊惶擢住了她的心,她再次朝贺德伸出手,想抓住些什么。

    当然,再一次地,贺德闪开了。

    听着贺氏痛哭陈述,贺德的神容越来越冷,待贺氏说罢,她像听到什么笑话一样,冷嗤了一声:“我不接受,不会承认!你只是我的姑母,我是贺大将军的女儿,绝对不是旁人的女儿!”

    她更不愿意,与一直厌恶的郑衡成为姐妹!

    无论贺氏说什么,她都不会接受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 m.bkxs.net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