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妻在上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
356章 夫妻失和

    “夫人,事情究竟是怎样的?你们怎么会做下这样的事情?”贺应棠这样问道,话音还带着急喘。

    他一路疾驰回来,身上的铠甲都还没来得脱掉,一见到冯氏便迫不及待地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回来的路上,他的脑子片刻都没有停过思虑,却始终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宫中的妹妹为了固宠,以致失了分寸,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并不奇怪,但是妻子呢?妻子向来审慎精明,怎么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?

    是的,愚蠢,除了这两个字,他找不到更好的形容了。

    冯氏听到这明显责怪的话语,脸容略变了变,答道:“将军,这个事情是宫中娘娘的主意,妾身只是照办而已。妾身这么做,也是为了贺家,没有想到会出现弓箭刺杀这样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冯氏也知道自己这事有失考虑,已经超出了预计,也难怪将军会如此生气,可是这个事情,她也不想的。

    贺应棠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还是无法压抑心中的愤怒,咬牙说道:“妹妹的主意……若非你一力配合,妹妹怎么可能会想出这样的事情?德儿是我们的女儿,你怎么可能将她送进宫中?这么重要的事情,为何不与我商量?夫人,你好糊涂!”

    他实在找不到自己夫人这么做的理由,若不是她们太过糊涂做了这样的事情,贺家今日怎么会遇到这样的危机!

    刺客在京畿卫附近消失,这很明显是针对贺家所设的局。——贺应棠知道现在最紧急的便是想出解决的办法,但是他不知头尾,什么办法都想不出来。

    夫人,到底是怎么想的?她在做这些十七年个的是偶,难道没有想过可能会遇到的意外吗?

    冯氏抬头看了看贺应棠,眼中出现了一丝怨怼,随即开口道:“若不是……算了,将军,现在最重要的,就是撇清贺家与刺客的关系,这的确与贺家无关,还请将军尽快进宫面圣伸冤才是。”

    贺应棠眯起了眼,冷冷开口道:“若不是什么?现在那名刺客,在京畿卫附近消失了,这事已经指向了京畿卫,我早已往宫中递了请求,可是皇上拒绝了。皇上拒绝了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我连皇上的面都见不到,怎么伸冤?”

    冯氏心中惊跳,面色大变:“刺客在京畿卫附近消失了?将军,那么现在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贺应棠又急又气,冷声说道:“怎么办?我哪里知道这应怎么办?你在做这事情的时候,可曾想到会有这些?都是因为你的糊涂,现在贺家遭遇灭顶之灾,你满意了?”

    说罢,他冷哼了一声,不再看向冯氏,转而对左右吩咐道:“将二姑娘唤来,我有急事问她。”

    德儿是从宫中回来的,有关宫中的事情具体还是要问得德儿才是。

    贺应棠的这声冷哼,像针一样刺向了冯氏的心,让她倏地疼痛非常,也像戳破了其心中某些东西,随即所有的忧虑和愤懑似喷薄而出,她再也压抑不住,冷冷地说道:“将军,您不要一味地指责妾身,若非将军隐瞒在先,妾身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?”

    贺应棠愣了愣,不明白冯氏为何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,什么叫他隐瞒在先?她想说什么?

    他皱眉看向了冯氏,语气还是极差:“夫人,你想说什么?我隐瞒什么了?这就是你不和我商量、自主主张的原因?”

    冯氏胸口剧烈起伏,心中似乎在挣扎,嘴唇翕动着,终于吐出了一句话:“将军,我都知道了。德儿的事情,我都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下,贺应棠更觉得莫名其妙了,她知道了什么了?这和贺家现在的灾祸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“将军,我都知道了。德儿不是我的女儿,对不对?德儿根本就不是贺家人,她受了贺家十几年的宠爱和荣誉,为贺家做些事情又如何?只要她进宫了,就能为娘娘固宠,我这么想的有什么不对?谁知道会发生刺客的事情?”冯氏大声说道,死死地看着贺应棠。

    贺应棠腾地站了起来,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冯氏,气息都不稳了:“不是……夫人,你……你说的这是什么话?”

    许是惊愕过甚,他根本就没有察觉到,自己话语里都带着颤音,眼神也明显躲避心虚。

    ——但是冯氏察觉到了,也从对方这个反应中,证实了自己心中一直以来的猜疑。

    她眼眶渐渐红了,仍旧一瞬不动地看着贺应棠:“将军,妾身说得没错吧?德儿她根本就不是我的女儿!那么我的女儿哪里去了?将军,您告诉我!”

    听着这一句仿佛从心底嘶吼出来的声音,贺应棠逐渐回过神来,下意识就否认道:“夫人,你……你在胡说什么,德儿怎么不是我们的女儿,她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将军,时至今日,您还想瞒着妾身吗?我都知道了,当年贺家农庄的老仆,我都一一审问过了!”冯氏打断了贺应棠的话语,双目赤红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农庄的老仆,你问过了?”贺应棠重复着这句话,心一下子提了起来,连呼吸都不顺畅看。

    他觉得浑身冰冷,手脚似乎都无处安放,脸色渐渐变白。

    她都知道了?知道了德儿不是她的女儿,才会想着将德儿送进宫中,这……这便是贺家这场祸事的起源?!

    可是,可是……他的心又慌又乱,压根就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解释吗?当然无须;责怪吗?他也说不出口,那么,那么……

    他嘴唇翕动,很想说些什么,却因为慌乱惶恐,久久说不出话语来。

    这时,冯氏的眼泪流了下来,她哭着说道:“将军,我已经问过当年的老仆,当年二姑奶奶产下的孩子,并未夭折,夭折的是我的孩儿,是不是?德儿是二姑奶奶和永宁侯世子所出的女儿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贺应棠沉默了,他那一颗原本高悬着的心,竟奇异地缓缓下落。

    原来,夫人是这样想……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 m.bkxs.net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